广东化州173名村民实名举报人大代表强征土地

来源:未知    2012-04-23 10:46
分享到: 0
联名举报的部分失地村民,有的上访已达18年近日,化州北岸社区双江村村民庞亚统,带着盖有173个村民红手印的举报信,到广东省公安厅“打黑办”举报茂名市人大代表杨亚贵,称其“在化州欺行霸市,强征农地,致使逾200亩土地流失,过百农民或流离失所,或衣食堪忧”。而半年前,杨亚贵曾以“人大代表免费送宝马汽车”的高调方式,在广州珠江新城举报村民庞亚统涉嫌强占价值千万元的基本农田,一时轰动广州。“互揭黑幕”的背后,究竟隐藏着什么?近日,羊城晚报记者赴化州市采访双方当事人,听到的仍是“各说各话”,而茂名市“打黑办”也婉拒了记者的采访,办案人回应称:该案尚在侦查中,不便透露。互揭黑幕各邀村民签名2011年8月25日,广州珠江新城。茂名市人大代表杨亚贵,驾驶一辆宝马车,驶至兴民路路旁停住。接着,他拉开一条横幅:人大代表免费送宝马汽车。几分钟后,城管围了过来,收走横幅。一时间,“宝马悬赏”的消息,不胫而走。杨亚贵称,宝马是年初才买的新货,此次他“悬赏宝马”,是举报化州北岸双江村民庞亚统涉嫌强占双江村价值1200多万元的建设用地。“谁帮助我举报成功,谁领走宝马。”杨亚贵当时称,他连同另外11名茂名市人大代表,曾实名向茂名市委、市政府、市人大以及市公安局,数次递交了对庞的举报材料。然而时至今日,举报仍未有进展,也没有人将那辆宝马车开走。半年过去,杨亚贵开始转移举报焦点:“10年前,庞亚统在化州丽岗镇赤坎山心村开办的养殖场,涉嫌非法圈占58亩基本农田。甚至动用黑帮殴打村民,强占农地的补贴款,也未按数补偿给村民。”而直指杨亚贵“涉黑”的实名举报,则由庞亚统牵头,人数接近两百人。举报指向一点:“杨亚贵在任化州北岸社区主任期间,涉嫌侵占北岸社区第六街市场用地、北岸小学教学用地、书房岭村档口用地、西湖村农耕地等总计逾200亩。”庞亚统称,这些地被以集体的名义廉价征用后,杨亚贵转售给开发商建立起多幢商品房,从中盈利过亿元。联名举报的村民,数年来承受失地之痛。自1995年至今,杨亚贵当选化州市河西街道办北岸社区主任,兼第八、九、十届茂名市人大代表。双江村,隶属于北岸社区第六街道办。北岸社区众多村民私下透露,杨亚贵与庞亚统的关系一直剑拔弩张,两人私人恩怨极深。征地纠纷十年疑云重重近日,羊城晚报记者赶赴化州丽岗镇赤坎山心村,杨亚贵举报庞亚统涉嫌侵占58亩基本农田,就是发生在此地。对于杨的举报,庞亚统称,2002年他受该村村主任及10位村民代表的委托,将该村位于山心水库下游的58亩水田、坡地承包下来。此后他总投资超过1000万元,将承包地分建成养猪场和鱼塘。“通往山心村的水泥公路,是我一人投资修的,现在村民也在使用。”庞亚统还提供了当时签署的合同,记者看到,庞亚统与山心村村民作为承包双方,均在合同上签了字,并盖有赤坎村委、丽岗镇法律服务所的印章。然而对于这份合同,现任山心村主任张佰芬指责:“当时签署承包合同,是庞亚统买通了前任村干部,双方私自签署的。上面几十户村民的签名,全是造假的。”记者找到在合同上签名的村民张本坤、张芝旭、张本惠等人,他们都向记者证实,上面的签名不是他们所为。村民张世优甚至发现,合同书上自己的签名出现了两次。而村民最大的指责在于,那块被承包过去的58亩地,属于基本农田保护区。记者向化州市国土资源局核实,该局执法监察队队长黄瑞清解释:承包那块地,既然有部分村民的签名,如何转包到庞亚统手里那是村民自己的事情。“但我要澄清,庞亚统10年前承包的58亩地,当时确属基本农田,我们也下达过责令改正通知书。但去年1月份,化州作出镇级土地调整规划,那块地就不再属于基本农田。他挖塘养鱼,违法但没处罚依据。”村长张佰芬告诉记者,他曾代表村民找过化州市人大代表杨亚贵,希望他可以帮助村民索回58亩农地。“我曾在电视里看见他主持公道,拆掉一座违建高楼,便主动找他代为维权。”而庞亚统本人在接受采访时回应称:杨亚贵此举,是故意鼓动当地村民找其麻烦,“是打击报复我此前实名举报他的行为。”低价强买?双方说法不一原来,在杨亚贵去年8月抵广州“悬赏宝马”实名举报庞亚统之前,一包约两斤重的实名举报材料递至公安部,直指杨亚贵“廉价强征化州集体土地200多亩,建成商品房出售。”该举报材料上,北岸社区过百村民盖上红手印,而庞亚统,正是首位举报人。庞亚统在举报材料中称,杨亚贵强买双江村因政府征地调配给村民的集体土地,总计4000平方米。“他是社区主任,当时采取诱骗的方式,骗取几位村干部开会,然后威逼他们签字卖地。”庞亚统称,原本市值在3000万元以上的集体土地,杨亚贵仅用20万元就强买了过去。该土地出让的价格,得到现任双江村村干部庞启汉及出纳员冼春明的证实,不过,两人一致澄清:“土地转让给杨亚贵,是通过三次公开的村民大会讨论决定的,根本不存在威逼一说。”蹊跷的是,这种说法同样遭到前任村主任陈振光的否定。“我当时是双江村的村主任,他们开会时根本就没通知我去,怎么说是公开讨论决定?”陈振光透露,双江村书房岭地块卖给杨时,自己曾明确反对,所以开会时被排挤在外。记者来到书房岭,该地已经由挖土机推平静待开发。实名举报的双江村民现场指认称,“我们至今未全额拿到杨亚贵的买地款。”对话我有无问题 欢迎来调查面对村民联名举报,杨亚贵“信誓旦旦”———我有无问题 欢迎来调查羊城晚报:你现在还是人大代表?杨亚贵:是啊。我是人大代表,也是一个基层干部,经常跑农村接触群众,如果接受你采访,一定要经过市政府新闻秘书处的同意。实际上昨天晚上,我就知道你来了。羊城晚报:你上次在广州拉横幅,悬赏宝马车举报庞亚统,后来有没有进展?杨亚贵:没有进展,车也没人要。其实不是我一个人去举报,是我们居委会所有干部,村主任、小组长、党员,全部都去举报。为什么没有进展?你要去问政府部门,我的举报材料全都在那里,一查就知。羊城晚报:作为化州北岸社区主任,你是否清楚在社区里,有很多村民实名举报你暴力强征土地的事情? 杨亚贵:我只知道庞亚统举报我,我相信绝对没有群众举报我,因为化州市公检法三家,已经组成专案组查了我16个月。什么都没查到,举报我什么呢? 羊城晚报:那你怎么看待那些实名举报你的村民?他们说,因为你强征土地,导致他们无地可耕,无家可归。 杨亚贵:我光明磊落,不是小人。对举报我的涉黑问题,我本人强烈要求化州市公检法三家,对我进行调查,并希望以调查结果来还我一个公道。羊城晚报:你后来为何介入举报庞亚统的? 杨亚贵:当时是山心村的村民求助,因我是茂名市人大代表,我就带了三位人大代表去,并在那里开群众大会,群众在现场反映情况。现场还有丽岗镇干部、赤坎村干部陪同,全场是公开的。 羊城晚报:后来事情进展怎么样? 杨亚贵:当时有山心村的全体群众签字,还盖有山心村小组的公章,我这个人大代表也签了字,后来又有11位茂名市人大代表联名,要求茂名市政府对庞亚统进行查处。2010年下半年,我将举报材料交给了化州市公安局,公安局组织专人调查过,但至今也没有下文。羊城晚报:你对政府查处庞亚统的问题有期待吗?杨亚贵:我个人并不是很期待。庞亚统涉黑问题,是山心村全体村民举报他,化州市政府已经很重视,希望政府依法依规处理。文/图 羊城晚报记者 罗坪 温建敏
湖北在线
国内 | 国际 | 财经 | 社会 | 娱乐 | 武汉 | 宜昌 | 襄阳 | 荆州 | 荆门| 十堰| 新闻 | 黄石新闻 | 鄂州新闻 | 随州新闻 | 恩施新闻 | 孝感新闻 | 黄冈新闻 | 咸宁新闻 |仙桃新闻 | 天门新闻